网站首页 >> 医疗新闻 >> 文章内容

兰州:雁滩社区医疗资源借助网络升级

[日期:2011-08-31]   来源:中国教学设备网  作者:中国教学设备网   阅读:4109次[字体: ]

  到社区医院看病方便了便宜了

  8月19日上午,28岁的魏明刚走出试运行的北面滩社区卫生服务站,就充满了感慨。“便宜!方便!”魏明一边拿着几样治感冒的药一边说,“以往得个感冒,到市区大点儿的医院,不但要排队,而且没有一二百元钱弄下不来,这几十元钱就解决了!”

  从天水来兰州打工的魏明,在西关一家文化单位上班,因8月下旬兰州多雨着凉,得了感冒,决定到自己居住社区的医院——试运行中的北面滩社区卫生服务站看看。

  进入服务站,他很吃惊,“跟城区医院差不多,接待室、诊断室、医药室很齐备。”“医生看完病后,抓了几样药,跟我原来在城区一家大医院抓的药基本一致,但价格便宜很多。看来,以后并不是所有的疾病都要往大医院挤,社区卫生服务站也很管用。”

  魏明算了这样一笔对比账:“今年6月份,我得了感冒,持续一周不见好,最后到城区一家大医院,先排队花6元钱挂号,花1元钱买个病历本和就诊卡,然后再排队,见到医生后,医生说先做血常规检查,然后花20元排队做完检查,再拿着检查单到门诊排队,医生看完检查单说:‘上呼吸道感染,开几样药吧。’,随后我拿着诊疗卡去缴费,收费员说药费128元,缴完费,到取药窗口取到三大盒头孢呋辛脂、两大盒乙酰吉他霉素含片,最后吃了几天,渐渐好了,与大医院相比,在社区卫生服站看病,真是便宜多了,也方便多了。”

  兰州市自2000年起就展开了城市社区卫生服务工作,通过健全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社区卫生服务体系,10多年来,兰州已广泛而普遍地建立起了以社区卫生服务站为载体的社区医疗服务主体。到2010年,全市社区卫生服务覆盖率达到95%以上,政府举办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占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总数的60%-70%,覆盖人群占城区人口的80%以上,15分钟的社区卫生服务圈已基本形成。

  拿雁滩为例,当兰州的医疗资源在主城区布局得接近完善时,雁滩的许多地方才刚刚迎来城市化的晨曦,医疗资源不足成雁滩先天发展之伤。

  但到今天,令许多雁滩居民深感欣慰的是,由市区卫生部门负责审批、监管、鼓励社会多种形式举办起来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如雨后春笋,已基本覆盖了雁滩地区的所有社区。从西边的滩尖子到东边的刘家滩,从北面的北面滩到南面的张苏滩,几乎每个社区都可以看到兰州统一建设的悬挂着绿底白字招牌的“社区卫生服务站”的身影,“社区卫生服务站”虽小,但其功能俱全,成为了让百姓在家门口方便就医的载体,成为了缓解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突破口。

  医疗进社区黑诊所没市场

  “26岁男子开黑诊所、因诊断错误导致少年丧命”、“黑诊所误将肠梗阻当痉挛、少年病情延误死亡”、“感冒去吊瓶死在黑诊所、诊所主人已不知去向”……只要在百度里输入“黑诊所”字样,这一幕幕惊人的惨剧让人毛骨悚然。然而,黑诊所有市场,说明了一个令人无奈的问题:有需求才有市场,谁都知道黑诊所不如大医院,甚至不如小医院,但在大医院收费高的情况下,一些低收入人群,尤其是进城务工人员,看病最多的去处依然是所谓的“黑诊所”。就兰州市整体情况,雁滩一度成为黑诊所的代名词。尤其是在“新市民”较为集中的城乡结合部,赤脚医生、民间郎中、甚至没有任何从业经验及从业资格的人也可以招牌一挂就经营起诊所。其实,这和雁滩地区自身的环境状况是分不开的。

  在城市化过程中,雁滩虽已由原来的宁静乡野变成了今天的繁华都市,但从宏观上讲,雁滩的城市化还是不完善的。目前我们能看到的是:雁滩地区医疗资源匮乏,除黄河医院、锦华医院、普瑞眼科分院等几家民营医院而外,几乎没有一家大型的公立医疗机构;而商贸业发展繁荣给外来人口提供了更多就业机会,这些低收入人群的就医要求很局限,仅“收费”一项就让他们不会经常选择到大型医疗机构,而黑诊所在这方面为他们提供了便利。此外,雁滩很多“城中村”的主要收入都来自出租房屋,这些地方无形中成了黑诊所安营扎寨的好去处。

  雁滩地区黑诊所泛滥,仅靠堵是不行的,只有整合现有医疗资源解决当地居民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方能根除黑诊所的隐患。“近郊四区政府不再新举办医院,要对现有的区属医院进行重新定位,对不适合以医院模式运行的要进行结构和功能改造,向社区卫生服务转型,着力于发展社区卫生服务。”这是2008年初兰州市社区卫生服务体系建设国家重点联系城市工作启动会议上的声音,这意味着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将得到好转,群众会实实在在地感受到社区卫生服务带来的好处。

  其实,早在2005年,兰州市出台的《兰州市城市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管理暂行办法》就确定,兰州市、区(县)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须将社区卫生服务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纳入社区建设发展规划,推动社区卫生服务的发展。

  相信伴随着城市化、市场化的发展,伴随兰州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体系的逐步完善,黑诊所将不再有市场。

  医疗资源借助网络升级

  近几年,我省在大力发展城市社区卫生服务的同时,努力构建新型城市卫生服务体系,着力推进体制、机制创新,为居民提供安全、有效、便捷、经济的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其中,借助网络平台会诊及“微博问诊”是很重要、且具有典型代表意义的重大举措。

  今年7月31日,甘肃省卫生厅厅长刘维忠发布的一条微博引起网友围观,大致内容是这样的:甘肃省卫生厅决定把在腾讯和新浪网建立微博作为中医师带徒考核内容,1000个中医师傅每人建2个微博,由3个徒弟维护,群众提问的医疗问题由徒弟整理并请教师傅后回答,每人每年必须回答100人次以上的问题。卫生厅将在媒体发布这2000多个微博名称。同时,建立3000个西医微博,回答患者提问。8月26日,省卫生厅召开全省医疗卫生系统微博管理知识培训视频会议,北京传媒大学舆情研究所副所长李未柠、新华网评论部主编窦涵章两位专家围绕政府如何开微博及如何当好微博时代的新闻发言人进行了讲解。截至目前,省卫生厅已陆续公布了461名卫生行政管理人员和1093名五级中医药师承指导老师及1762名医疗机构执业医师的个人微博名录。

  在信息化时代,我省固有的医疗服务体系同样面临着转型升级,借助网络力量实现远距离就医,“大病进医院,小病在家看”已不再是梦想。在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所谓“微博问诊”并不是指通过网络看病,而是一些小问题可以通过网络咨询,不用事事都上医院。“中医开微博”不是网上看病,是健康指导。比如有些简单的(病)可以解决,但是解决不了的,就要在微博上告诉人家,找哪个大夫比较权威。这是搭建咨询渠道,简单地介绍经验良方是可以的。

  2010年10月28日,甘肃省人民医院首开西北五省区先河,与台北医院正式开通远程医疗会诊系统。当天上午,我省一名在省人民医院做完乳腺癌切除保乳手术的女士,在该院远程医疗会诊中心与台北医院院长、国际知名乳腺癌治疗专家林水龙现场连线,享受到了远在台北的一流专家的医疗服务。这则消息轰动了金城,台北距离兰州有着千山万水,两地却达到了“会诊”的效果,这正是信息时代网络的力量。目前在我省网络已经进入医疗服务体系,但如何充分利用网络资源,让其在医疗服务中发挥更好、更大的作用仍是一个值得探究的问题。

  均衡资源建立新型医疗体系

  新世纪以来,兰州市大力推进医疗资源进社区,促进医疗资源合理配置。这是因为,城市化进程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是维护和增进社区居民健康,提供基本医疗、疾病预防、妇幼保健、康复、健康教育和计生服务等综合性卫生服务的非营利性机构,是建立与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相协调,与居民健康、卫生需求相适应的新型城市卫生体制的基础。

  2005年4月18日,兰州市政府印发《兰州市城市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要求市、区(县)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要将社区卫生服务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推动社区卫生服务的发展。

  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建设坚持政府领导、部门协调、街道推动、社区参与、卫生行政部门实行全行业管理的原则。政府扶持社区卫生服务的发展,鼓励多种形式举办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

  按照兰州市卫生资源建设规划,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原则上以街道办事处辖区为范围设置,服务人口约在5万人左右。社区卫生服务站的设置作为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难以覆盖区域的补充,服务人口约在0.5万人左右。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实行评审制度。市卫生行政部门根据专家评审组的评审意见,对达不到评审标准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提出处理意见。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实行动态管理和淘汰制。

  为进一步推进社区卫生服务体系建设,兰州市还出台一系列支持政策,比如:社区常用药品集中采购统一配送,妇幼保健免疫接种将下社区,及时了解居民对服务的满意度,公立医院对口支援社区卫生服务机构,适当降低参保人员医疗费用自负比例等等。

  未来,兰州市将通过明确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性质和功能定位,健全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社区卫生服务体系,建立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与预防保健机构、医院的分工协作关系,完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运行机制,改革社区卫生服务机构药品管理机制,大力发展城市社区卫生服务,积极探索有效解决广大人民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办法,努力构建新型城市卫生服务体系,为居民提供安全、有效、便捷、经济的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

相关评论